快捷搜索:

本来以为刘磐武艺不行结果自己要是上了城头

 
    泉陵这边儿除了知道凉州军已经进了零陵,而且还开战了之外,其他的,他们是半点儿动作都没有。当然刘备的一干属下,他们也没多说什么。毕竟连徐庶都没有什么动作,他们更不可能去做什么了。这徐庶没有动作,肯定是因为他不认为能说服得了曹仁还有鲁肃他们,而自己主公又不在这儿,所以人家能在泉陵,就已经算是不错了。
 
    因此,没有一个人去和徐庶说什么,哪怕他们心里也想着,曹仁能带着兖州军,鲁肃能带着江东军去帮兵,但是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其实曹仁和鲁肃想法差不多,他早知道鲁肃不会动,那么己方会动吗。如果说他鲁肃要有那么心思的话,那么己方也得动了动。毕竟不管是为了面子也好,还是其他的什么⊕~东西也罢,哪怕己方和刘备一方过节不浅,但是大敌当前,对付马超凉州军才是重中之重,至于其他的。那只能是先放放了,要不然自己主公能让自己带兵来吗。
 
    可是去不去零陵城。那却是另一回事儿了。毕竟怎么去援救,是自己的事儿。还有他鲁肃、张辽的事儿,如今自己和他们江东军都驻扎在泉陵,那当然是要保卫泉陵,至于说其他的地方,那么就无暇顾及了。而徐庶是聪明人,当然知道自己的想法,所以他自然不会来去和自己说什么,反而他要是看到了自己,还会告诉自己。让自己带兵安心在这儿驻扎。
 
    这就是曹仁的想法,当然他也和郭淮两人说了一下,他们也算是通气儿好了。所以都心里都跟明镜似的,不仅仅是鲁肃他们还有徐庶是明白人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在零陵城这儿,马岱已经是第三次带兵进攻城池了。
 
    对于刘磐来说,他确实是越来越没有信心了。毕竟第一他是亲眼看到了凉州军的战力,那可不是盖的。而第二,他也有自知之明,别管之前他是什么想法。又想给自己主公证明,自己是个本事不错的人,又这个,又那个的。但是真和人家霍峻相比。他心里比谁都清楚,真是比不了人家啊,所以……
 
    他认为自己也许坚持不了几日了。这不就在这凉州军第三日也是第三次的进攻,马岱是趁机登上了城头。和刘磐还有汉军守卒展开了激烈的一战。
 
    刘磐武艺平平,和马岱是差着一大块呢。说起来也就是比三流能强点,真就是这样儿。可人家马岱,毕竟是二流巅峰的武艺,如果有好时机的话,没准能突破到一流,这都不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 
   
 
    刘磐一看马岱已经带兵上来了,这一切都在他所料之中,毕竟自己不是霍峻,没有那么大本事。所以这第三日,这凉州军第三次进攻,让马岱登上了城头,这也是自己阻挡不了了。
 
    不过在看到马岱之后,刘磐便大喝一声:“弟兄们,一起上啊!”
 
    说着,拿着环首刀便奔向了马岱,同样儿,无数在零陵城头的汉军士卒,也都向着马岱而来。[txt全集下载wWw.80txt.coM]对他们来说,这敌将都已经攻上了城头,这不仅仅是面子的事儿,丢了面子是小,可这威胁自己的生命是大啊。
 
    可不是吗,如果说他们还在城下的时候,己方基本是不会死伤人的,但是这都攻上城头了,这还用多说吗。尤其是连敌将都上来了,所以汉军士卒知道,不拼命,那么就只能是丢命了。
 
    如果说拼命不一定会把小命儿丢了的话,那么不拼,可只要让敌将给碰到,那么肯定就是非死即伤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于是马岱和凉州军士卒便迎来了激烈地抵抗,对他们来说,这个时候刘磐他们的反应,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了。不过哪怕刘磐的武艺不如马岱,但是在这么多汉军士卒死命抵挡的情况下,还别说,马岱他们确实是没有占到什么便宜。
 
    这让马岱确实是有点儿郁闷,毕竟这和自己所想确实还不太一样儿啊。本来以为刘磐武艺不行,结果自己要是上了城头,不说给他生擒,就是给他伤了,那么也对己方是大为有利不是,可最后的情况,和自己所想差距不小。
 
    如今来看,别让这些士卒给自己伤了,那就算是不错了。自己不是崔安那厮,有那么强的武艺,所以要是成百上千的士卒都来对付自己,自己还真不是对手啊。
 
    所以马岱最后还是没能逃脱被逼退的命运,毕竟这城头的汉军士卒太多,而凉州军士卒根本就没上来多少。所以这优劣已经是很明显了,人家占优,凉州军是处在劣势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对士卒说道:“鸣金,收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然后凉州军阵前,便响起了鸣金声。因为马超看到了马岱被刘磐给逼退。不得已是从城头跳到云梯上,然后下了城池。所以他就知道。这个时候该是己方撤退的时候了。之前肯定不行,这己方正在激烈进攻。那个时候,就只能是战鼓声震天,让全军都能登上城头,那样儿的话,是最好不过。
 
    但是主将都被打退,对于己方士卒来说,对他们的士气,不得不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。至于说其他的,士卒士气下降了那么多。战意也是没多少了,这个时候马超自然是不会让他们再战了,因为没有意义。所以不如撤退为好,因此马超是当机立断,让士卒鸣金收兵,让马岱赶紧带兵回来,这才最好。
 
   
 
    听到凉州军鸣金的声音,这对刘磐还有零陵城头的汉军来说,真是比天籁之音还天籁之音啊。确实。要说他们如今最喜欢听到的是什么,肯定就是凉州军鸣金的声音,这就能让他们心里最爽的声音,是天底下最为美妙的声音。
 
    看到凉州军终于是撤退了。刘磐是难得擦了下自己额头和脸上的汗水,心说他娘的,这和凉州军死拼。可真是要了刘大爷的命了。怪不得凉州军号称是天下最强,这可真不是吹出来的啊。比什么兖州军还有江东军都厉害,不服不行。
 
    哪怕是敌对。不死不休,可在刘磐的心里,他却是依旧挺佩服凉州军的。这个一码是一码,和凉州军为敌,那是一件事儿,但是却并不妨碍他刘磐心里承认凉州军之强,也不妨碍他佩服凉州军,这个也不假。
 
   
 
    凉州军退了,刘磐也终于是能下城头休息了。他也不是厌倦战事,主要是被凉州军这么进攻,他也确实是厌了。如果要是己方一直占优,不让凉州军占到什么便宜的话,显然他刘磐就不会厌倦什么的。
 
    和而刘磐他不同的是,在凉州军大帐,马超对马岱今日的表现,倒是夸奖了一番。毕竟有进步,那么就是好的,是好事儿。别管今日最后的结果如何,那都不重要了,就以如今的情况来说,马超相信,也就是两日,最多不会超过三日,己方必破零陵。
 
    当然要是再过三日才能破了零陵,这刘磐倒是还挺厉害,不过显然,马超是不知道,其实用不到三日,这零陵便被凉州军给破了。至于刘磐他倒是想守御个六日,但是事实与他所想的,确实是差距不小,至少他没守住六日。
 
    马超最后对众人说了句再接再厉,然后便让众人退下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对于己方这边儿的战事,刘磐心里也是有数,他不认为自己能守住多少日了。就看近日马岱带兵上了城头,就不难发现什么,不难知道什么。对他来说,自己能再守了三日,也就算是对得起自己主公了,不过这事儿,刘磐却是也想了,真就是可能吗?
 
    第四日的进攻,刘磐是看看守住了零陵,不过他们城头的汉军士卒,也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。对此,刘磐是怀疑自己,到底还能守住几日,这对己方来说,是大为不利啊。
 
    就在这第四日的晚上,凉州军却是难得来了一次夜袭,这可把刘磐给吓怀了,当他收到士卒禀报的时候,突然是背后冒凉风,心说,这难道己方要守不住了?
 
    也不怪他是这么个想法,实,马岱也早已是拿着环首刀对城头展开了血腥屠杀。这一次他可比之前的那两次都狠。要说今夜马岱都差点儿是要立下军令状了,不过他还没等多说什么,马超就直接说道,伯瞻尽力就好,就算今夜破不了零陵,可明日我军必破此城。
 
    显然马超是知道马岱的意思,不过他是不会让他去立什么军令状的。对马超来说,那东西都没用,最后要是不成了。那么自己是要怎么去处理他马岱啊。所以这都是问题,因此在他看来,与其去立那东西,倒是不如全力一战。这也为什么是马超凉州军这边儿,很少有将领去立什么军令状的原因。那都是自己主公不喜欢,所以众将基本上也就不会那么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随着今夜凉州军士卒上到零陵城头的人是越来越多,刘磐已经是感觉绝大无比的压力向他而来,并且他心说,完了。按照如今这样儿,估计零陵要守不住了!
 
    结果这还真是,好的不灵坏的灵,就在刘磐是这么个想法的时候。他是被马岱给伤了。因为战场之上,是不能分心,能在一瞬间去想事儿的人。那都是什么样儿的人,都是比较强的强者。至于刘磐这样儿的。分心基本上就要出事儿。
 
    最后果然如此,他这么一分心的时候。却是被马岱一环首刀给砍伤了。刘磐知道自己受伤,他心里是一寒,心说完,这己方是大势已去了。可不是吗,如今还在支持己方士卒的,可以说绝大多数的动力,是来自于自己。可是自己都伤了,那己方的士气,己方士卒还能有多少战心?
 
    所以,他知道,这己方要完,因此他是当机立断,“快,弟兄们,撤退!”
 
   
 
    还别说,他这一嗓子就算是比较及时,因为其实他就算是不喊,估计也不会多久,也就一会儿的工夫吧,这零陵城门可就要被破了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