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他们也没有太意外的神色不过连带着有不少残兵

  所以他也知道。这马超是瞪眼就宰活人啊,所以邓义还能不害怕了。所以是颤抖着说道:“不。不知,这,这,将将将军想,知知道什什什么啊?”
 
    这说话都结巴了,没办法,吓坏了。马超一看他这样儿,却是笑道:“邓将军不必紧张,不必紧张!”
 
    邓义差点儿没哭。心说我小命儿都在你手里,我还能不紧张吗。但是这话他可不敢说,只能是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,他如今也只能是这样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马超则看了眼郭嘉,然后看到郭嘉对自己是微微点头,他这才问向了邓义,“不知邓将军对泉陵的情况,是否知道一二啊?”
 
    这,邓义一听。还别说,这事儿自己还真就知道,不过自己到底要不要说真话?结果就在他这么一迟疑的时候,就被马超还有郭嘉给发现破绽了。至少两人心里清楚,这邓义果然是知道点儿东西,至少知道泉陵的一些情况。而这也是己方如今想要知道的。毕竟所谓是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。这话有道理啊。
 
    结果马超是再拍了一下桌案,“邓将军。这我军对于朋友,那确实是比较友好的,可要是对待敌人嘛……”
 
    之后的话,马超也没多说,他也知道,不用自己多说了,这邓义也不傻,还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吗。
 
   
 
    邓义心说,你马超的意思不就是说,让自己是选择说出来还是不说,是当你们所谓的朋友啊,还是敌人,这自己都懂。
 
    所以邓义赶紧说道:“将军,我说,我说啊!”
 
    这时候他能稍微好点儿了,至少说话不结巴了。马超一听,又笑了,“好,好啊!古人言,‘识时务者为俊杰’,这我看邓将军便是俊杰啊!”
 
    听了马超的话,邓义心里是直翻白眼,心说我他娘的算个什么俊杰。这要是不说真话,估计你马超就要给我咔嚓了!不说能行吗,小命儿都在你们手里呢,我他娘的还敢不说?
 
    没办法,邓义无奈,只能是给马超他们说了一下自己所知道的泉陵城的情况。尤其是自己主公已经早已离开了零陵,这事儿他是重点说了。
 
    马超看了眼郭嘉,郭嘉对自己主公是微微点头,他那意思邓义的话,都真不假。
 
   
 
    邓义看马超那意思,好像是挺满意自己,毕竟脸上是挂着笑容的。但他也不是不知道,这和这些人打交道,自己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所想的是什么。毕竟自己是个什么水平,而人家是什么样儿的,这根本就没法比啊。
 
    那马超是和自己主公一个级别的人物,自己又算个什么?
 
    而此时马超则对邓义点了点头,“邓将军却是很配合,看起来是想当我军的朋友了!”
 
    邓义一听心说,我当什么朋友,我就想让你把我给放了,不知道行不行啊。但是这话他也不敢说,怕说出来之后,适得其反。
 
    不过马超是什么人,对于邓义这样儿的小人物,不说他一眼就能知道对方想什么吧,这个太过,但是多少都是知道他的想法的。
 
    所以马超也没多说,最后只是让士卒给邓义带下去,不过还特意嘱咐士卒,一定要好好招待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邓义心里却只有苦笑了,马超说好好招待,什么好好招待,说白了就是好好看管自己,把自己给软禁起来。不过看着样儿,好像连软禁都不如,毕竟这软禁还不能给自己绑着,可这马岱给自己绑起来后,马超也没让人给自己松绑啊。
 
    邓义心里是直叫苦,心说你马超干什么非要来我这洮阳。你不来的时候,是什么都好,可你一带兵来了,我这就什么都不好了。他心里是给马超给骂得不行,把他十八代祖宗都给骂遍了。不过就这,他也没觉得解气,然后是倒过来接着骂,如此循环往复。
 
    当然了,这邓义都是在心里骂的,他可不敢出声,要不然的话,自己就算是有一百零八个脑袋,那也不够人家砍杀的啊。这马超是个什么人,凉州军都狠成什么样儿,自己也算是有所了解,如今自己是落在他们手里了,能保住小命儿,那就比什么都强啊。
 
    至于说其他的,和自己小命儿相比,确实都不重要,都不重要啊!只要能保住小命儿,那么让自己什么,自己做不了的?哪怕就是背叛汉军,自己也认了!(。。)
 
 
第五九七章 凉州军兵至泉陵
 
    看到邓义被带下去,马超便打发众人去休息了。<strong>棉花糖小说网www.MianHuaTang.cc</strong>
 
    当徐庶众人知道洮阳也失守的时候,他们也没有太意外的神色。不过连带着有不少残兵都回来了,却迟迟见邓义,徐庶他们就知道,邓义就算是不死,也是被凉州军给生擒了。
 
    而对于这个,徐庶他确实觉得挺正常,毕竟邓义本事在那儿摆着,如果真是一个不注意,还真是容易被凉州军所擒。可他是没觉得什么,但是有人就坐不住了,那人正是刘巴。毕竟他和邓义都是从零陵出来的,所以他们关系一直都不错,而如今邓义被擒,刘巴确实是比较担心,所以是特意来找徐庶。
 
    “元直,这邓义的情况……”
 
    徐庶一笑,“子初莫忧,要我看,马超可不一定会留下邓义,所以也许没几日他就会回来了!”
 
   
 
    刘巴一听,还别说,徐庶的话确实是有道理。而自己之前算是“关心则乱”,却是没想到啊,如今听徐庶这么一说,就都明白了。而徐庶看到刘巴恍然大悟的样子,他也知道对方也都明白了。
 
    果然,就和徐庶所说一样儿,还不到三日,邓义就狼狈地跑回来了,确实是马超给他放回来了。实在是对于这样儿三流的武将,马超是真没有什么兴趣,与其留在自己帐下,倒是不如还给刘备更好,不是吗。
 
    结果邓义一回来,就和徐庶请罪。不过徐庶一摆手,“邓将军乃洮阳守将,虽说主公让我守御零陵。不过如何处置将军,却还得主公定夺!”
 
    邓义一听。他知道徐庶的意思,敢情徐庶把自己推给自己主公了。不过如今自己主公没在这儿,这看来自己还能晚些被处罚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但是这事儿对他来说,也不是好还是不好,反正邓义认为,这自己丢了洮阳不说,还被人家给生擒活捉了,这让自己主公一看。<strong>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.qiushu.cc</strong>还能不处罚自己?
 
    所以邓义虽说没被徐庶如何处罚,但是一想起要被自己主公处置,他就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。而徐庶看了,则是劝说道:“邓将军不必如此,主公想来赏罚分明。洮阳战事,将军本无大错,所以要我来看,主公不会太过严厉处置将军的!”
 
    邓义一听,心说这徐庶所说是真假?这真是这样儿吗?要是如此的话,那还好了。不过他也不屑于骗自己把。至于说是不是他来安慰自己,邓义觉得这个几乎是不可能,自己一和他徐庶没有什么交情。二也不算是自己主公器重的人。那守御洮阳,自己还不知道吗,实在是没有人了,所以自己才上去的。而且也算是因为自己比较了解零陵,所以……
 
    就因为这个,邓义就不认为徐庶是来安慰自己,而是说得真话。
 
   
 
    马超给邓义放走了之后,又在洮阳休息了两日,之后便再次带兵去了泉陵。这次是要和徐庶他们展开大战,所以马超也不可能不重视。毕竟他也早知道了。曹仁还有鲁肃他们,可早都在泉陵了。看那样儿,好像就等着自己呢。
 
    对此,马超问了郭嘉,这曹仁他们对己方的想法如何。郭嘉一笑,对自己主公说道,这曹仁和鲁肃,他们想法其实差不多,无非就是因为刘备没在零陵,所以他们多少想偷懒点儿,毕竟他们虽说名为援军,可实际上呢,盟友是因为有了己方他们是盟友,但是实际他们还是敌对。
 
    所以己方在进攻别地方,他们不出力,可进攻泉陵,他们当然是要出力的。而且看他们那个架势,实则就是在泉陵等着己方过去呢。
 
    对于郭嘉的话,马超是连连点头,说的确实是有道理,这如今自己带兵去泉陵,那么最后的结果,就是和兖州军还有江东军对上,不过都是己方的手下败将,还何足言勇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“报先生,凉州军已经距离泉陵不足十里!”
 
    “下去再探!”“诺!”
 
    打发走了探马之后,徐庶对众人说道:“各位,这马孟起还是带兵来了泉陵,比我们所预想的,还要早点儿啊!”
 
    对于徐庶的话,众人是尽皆点头,确实,这马超看来是要尽快夺取泉陵,所以才来得这么快。看样儿他是很着急?不过不管如何,他们敢来,那么你要战,我便战!难道己方还怕了你凉州军不成?
 
    徐庶和邓义可不一样儿,邓义因为害怕,没敢去洮阳城头,但是徐庶不可能那样儿。而且哪怕他算是比较熟悉凉州军了,可这到城头去看看却还得必须去。
 
    于是他和众人便都上了城头,不过却没有曹仁鲁肃他们。他们在得知凉州军要到的时候,早就是已经出城了,但是他们没敢堵在凉州军的必经之路上,只是距离他们不远不近,算是在旁边吧,距离能有个不到二十里,给凉州军夹在其中了。
 
    对于这点,马超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,可是人家想如何就如何,你也没有什么办法。不过至于此时此刻的马超很清楚,曹仁还有鲁肃,他们绝对不敢轻举妄动。两人都算是那种人,就是要不就不动,要动的话,就雷厉风行,几乎就要做到一击必杀。
 
    哪怕是对付己方这样儿比他们强些的队伍,他们也是如此想法,只是因为毕竟己方实力在,所以和他们所想的,确实是有所差距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