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
显然他也是如此想法后便带着众人去了邓义所住

 马岱认为,这不管能不能追上邓义,至少气势上不能输,一定要给他镇住才行。他知道,邓义其实挺害怕,所以自己这么一声大吼,肯定是有点儿作用。果然,邓义一听,差点儿没从马上掉下来,心说苦也,这难道自己的命就那么不好吗,这马岱真要追上自己了?
 
    结果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,这还没一会儿呢,邓义便被马岱给追上了。
 
    “邓义,哪里跑!”说着,马岱一刀就到了,不是从背后进攻,算起来是从侧面给邓义来了这么一下。
 
   
 
    邓义发现自己被追上了,跑不了了,也只能是硬着头皮和马岱一战了。
 
    结果就凭他那两下,怎么可能是马岱的对手呢,这之前在洮阳城头,因为有他们一方的士卒帮衬着,所以他是没怎么样儿。可如今就他老哥儿一个,就凭他还能对付得了马岱,所以不到十个回合。就被马岱一刀给扫落马下。
 
    马岱毕竟武艺比邓义高一大截,所以怕一下给对方整个重伤什么的。所以没有用刀刃,直接用刀背。给邓义扫落下马。
 
    “哎呦……”
 
    邓义确实是够丢人的,没办法,谁让是技不如人呢。这他武艺要是个二流的,也不至于这么狼狈,不过就是三流上等的而已,比士卒倒是厉害不少,但是怎么和人家马岱相比啊。
 
    被马岱扫落马下后,邓义是哎呦了一声,然后还没等他起来。便感到脖子一凉。
 
   
 
    给他吓得是魂不附体,难道自己要死了不成,这……
 
    不过他还是想多了,要是马岱想杀他的话,之前就不会用刀背给他打落马下了。显然这个还是马岱用刀背横在了邓义的脖子上,此时就听马岱说道:“邓义,别动了,束手就擒吧!”
 
    邓义一看自己没事儿,不过却是被人给生擒活捉了。他此时心里也确实不是个滋味。但算是死里逃生吧,他对于这个,还算是挺庆幸。至少他也知道,这怎么说。活着也比死了强啊,如果自己死了,小命儿都没了。那还说什么。至于被人生擒,至少能保住命。之后再说之后的吧。
 
    所以邓义虽说无奈,但是也只好无奈地叹息道:“唉。今夜,我认栽!”
 
    其实对他来说,不管是认不认,反正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儿的,那就是被人俘虏了。反正他虽说觉得自己能跑得了,但是也不认为自己就十成把握逃了,所以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马岱下来,给邓义绑了起来,这邓义是半点儿都不敢反抗。毕竟他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,自己已经被人家所制,所以别想着能从对方手中逃脱。反正自己一个人,那肯定不行,如果有人帮着的话,还没准。毕竟马岱武艺在那儿摆着呢,自己和人家的差距,也明显,所以还用多说吗。9; 提供Txt免费下载)
 
    确实,邓义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几斤几两,要不然他敢反抗,逃跑的话,马岱也不介意给他来个伤口什么的,算是小施惩戒吧。不过看对方还算老实,马岱嘴角是勾出了一抹笑容。他还就喜欢老实的人,要是耍小聪明什么,那么可就别怪自己了。
 
    不是马岱自大,关键是这邓义一没有什么谋略头脑,二更是没有什么武艺,因此在马岱看来,在绝对的实力下,他邓义就算是动点儿小脑筋,可最后的结果却绝对不会像他所想那样儿就是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不是自己贬低大,实在是他邓义还真是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,他要有那个本事的话,还真是,不至于让自己给抓住,生擒活捉。
 
    于是就这样儿,马岱是带着被绑起来的邓义,让他在他自己原来的战马上,他是带着对方离开了,去找自己主公和大部队。
 
    马岱知道自己算是立功了,别管怎么说,功劳不在于大小,关键是这个面子问题。这自己生擒了敌将,就是给自己争脸,毕竟这是个很有面子的事儿。所谓是人前显圣,傲里夺尊,其实就是这么回事儿。
 
    马岱他当然是个好面子的人,要不也不至于抓住个邓义,他心情就很不错。要说拿下洮阳,他都没这样儿,真是,所以也不得不说,这一个邓义给他所擒,确实是让他心情愉悦,就等着给自己争脸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等马超带大军进了洮阳的时候,听到士卒说马岱早已追邓义去了。闻言马超便是一笑,于是对郭嘉说道:“奉孝看,伯瞻此去,如何啊?”
 
    郭嘉一笑。“那个邓义没什么水平,主公问嘉。那么以嘉来看,伯瞻也许能生擒其人!”
 
    就连郭嘉也没把邓义看在眼里。当然了,如今天底下能让郭嘉看在眼里的敌对将领,好像确实也没有太多。反正肯定没有他邓义就是了,他实在也是不入流啊。
 
    马超闻言一笑,微微点头,显然他也是如此想法。之后便带着众人去了邓义所住的府邸,到了会客厅,结果马超才说了几句话,马岱便已经回来了。
 
    看到马岱进来。看样儿春风满面的,马超便是笑道:“伯瞻这是给我带来了什么好消息?”
 
    马岱则笑着拱手说道:“主公所说不错,来人,把人带上来!”
 
    马岱说完,便有士卒把被绑着的邓义给押上来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众人这么一看,都微微点头,果然之前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所言不错,这邓义确实是被马岱所擒。
 
    因为马岱生擒了邓义,确实是立功了。所以马超这个当主公的,他当然是不能不说什么,所以是忙说道:“好,伯瞻生擒敌将。立下功劳一件,功劳簿上少不了你的名儿,到时候论功行赏!”
 
    马岱也没客气。是赶紧道谢:“多谢主公!”
 
    马超点头,然后对他说道:“伯瞻坐吧!”“谢主公!”
 
    等马岱坐下后。马超是有些玩味地看着邓义,然后就听他说道:“这邓将军。不知道你如今有何话说?”
 
    马超那意思,我军都给你生擒活捉了,你是不是要说点儿什么。
 
   
 
    结果邓义把头一偏,什么都没说。马超一看,心说行啊,你邓义不是死鸭子嘴硬,这跟自己玩这套,我今天就让你看看,我军可不是好来的!
 
    所以马超把眼一瞪,把桌案一拍,直接喝道:“来人啊!”
 
    “主公!”“主公!”
 
    从屋外进来两个凉州军士卒,此时就听马超对他们吩咐道:“去把邓义给我斩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结果邓义听到马超的话,他是差点儿没吓尿了,真是,这眼看自己小命儿就要没了,自己再不说话,能行吗?
 
    所以他是赶紧说道:“别,别,将军饶命
   
 
    马超看邓义这样儿,是心里鄙视他不行。在他看来,这邓义虽说自己也知道他个名儿,但是说实话,绝对不是个什么人物。可就这样儿的三流武将,却是在自己面前摆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儿,实在是让自己觉得太能装了。真是,马超绝对之前碰到的孟获,就比较无赖,也挺能装,但是和这个邓义比起来,也真是不如啊。
 
    这个邓义也不是什么英雄人物,所以马超看他那装x样儿,实在是太可气了,所以是让士卒吓唬吓唬他。结果果然,这一吓就原形毕露了。
 
    马超没说话,只是对己方士卒摆了摆手,那意思让他们下去。士卒看到马超的手势后,便领命告退,出了屋。
 
    然后马超这才对邓义说道:“邓将军,不知道这时候,你是否想通了,和咱们聊几句啊!”
 
    邓义看马超这似笑非笑的样儿,他是至颤抖,没办法,他确实是害怕,惜命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邓义还不知道马超吗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,这他也不是没听过马超的凶名。别看其人长相相貌,好像是人畜无害的,而且除了高达见状之外,不像那个崔安,一副凶恶相儿。但是他却知道,这个马超可绝非什么良善之辈。也是,这几路诸侯。可绝对没有什么心慈手软的人,那样儿的当不了上位者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